Amanda突然在我面前,如害喜般持續激烈的嘔吐,口中一直說著有什麼東西要離開,隨後開始打坐,手掌向上,不斷的做出彈指的動作,約莫兩三分鐘的時間後才停止。『剛剛的過程,是妳正在清除體內的負面能量』尤金解釋著。這從未有過的體驗,讓Amanda感到很特別。以下將為各位分享Amanda的催眠經驗… 

Amanda與尤金共同的經驗是,都有參加過同一家機構(AW)的心靈成長課程,且在FB上有許多共同的心靈之友,除此之外並不互相認識。對Amanda來說已經不是第一次接觸催眠,也相當清楚催眠的過程,所以尤金並不用多解釋。雖然Amanda表示自己是敏感體質(之前催眠的經驗還會起來打拳…^^),但是尤金還是依既有的程序來檢測,更進一步瞭解Amanda的催眠深度與感官強弱,以便主體的催眠操作。 

對於一般人來說,尤金通常會引導個案逐步放鬆身體的每個部分,調整呼吸後,再開始正式的進入場景。可是對於Amanda來說,這些卻是多餘的。只要『3…2…1…』,就直接進入催眠狀態,然後開始說看到的畫面,這可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能力阿~雖然尤金身旁也有不少類似的朋友,但是還是感到讚嘆。看來,Amanda若願意,是可以透過催眠引導,來協助自己處理不少事情,更甚至是進一步在身心靈領域學習,來幫助身邊的人。

<催眠敏感度測試>以下將對話整理成具故事性的敘述

通過一個只有門框的通道,進入一座森林,森林裡樹木並不茂密,因此陽光仍然可以照進森林裡。一條名為『依附』、細細的、葉子很多、且纏繞著大樹的”藤蔓”,吸引了我的注意。『這條藤蔓適合生長在陰涼的樹陰下,如果被陽光過度照射,可是會枯萎的』身旁出現一個人如是說。這個人看起來,有點卡通木偶般的滑稽,或許是長期精神不濟,一臉近乎無意識、嚴肅且煩躁的表情,像是沒有生命的機械,正在有氣無力的工作著。他是這個森林的管理者,也是栽種這條藤蔓的人。『可以多告訴我一些關於這藤蔓的事情嗎?』我問。管理員看了我一眼,有氣無力的告訴我一些關於藤蔓在這森林的狀況。

這一株藤蔓,看起來雖然現在攀附在這棵大樹上,但這棵樹並不是藤蔓絕對的依附對象,只要有機會,森林裡還是有其他適合它的樹木。未來仍然會如現在般單純的生長,若有一天這株藤蔓枯萎了,肯定是根部被人拔起導致缺水,或是照射到過久的陽光而乾竭。藤蔓上有一隻小小的蝸牛,周圍有一隻母豹,也同樣的在這棵樹下慵懶的乘涼。要說蝸牛、母豹與藤蔓的關係,看起來蝸牛是受到藤蔓的保護,而母豹只是單純的喜歡在這乘涼而已(去其他地方也行)。別在它身上放會令它感到不舒服的物品,會立刻被甩掉的。最後,對於遇到同種的藤蔓,心中會有些恐懼甚至想閃開它,因為擔心吸收不到養分,但是時間一久,又會變成交錯共生的狀態,是一株相當特別的植物。

聽完管理員的介紹後,輕撫著這株藤蔓,『你也很棒、很盡責的生長著、好好做自己以及做自己想做的事,你會過的更好』心中對於這株藤蔓有如此的期許與鼓勵。說也奇怪的事情突然發生了,原本的小樹葉,突然全部變成了愛心的形狀,猶如回應我的鼓勵,『愛自己』!感動之餘,隨著尤金的引導回到了現在。

Amanda早幾年因遇到了生命的低潮,尋求催眠師協助後重新站起來,這狀況持續了許久。期間參與了成長課程,更進一步探索自身心靈,原本個性焦躁的男友因為Amanda的改變,也變得比較平靜穩定,兩人的關係也由男女朋友,轉化成如家人般的相處。人際關係還不錯的Amanda,在面對團體中能力比自己好的人,會先不動聲色的以假想敵看待,隨著時間久或共事次數多發現沒有危機後,才會放鬆。最近的生活再度陷入低潮,或許又到了人生的另一個關口,每天疲憊不堪、如機械人般無意識的工作,對於未來已經沒有太多的想法,只想要追求平靜與休息。心中想要脫離現狀的爆發力是存在的,但面對如今心靈上的逐步枯竭,Amanda已經有點不知所措,讓原本有的力量繼續慵懶的沈睡著。經常接觸靈性成長的文章、參與靈性成長的團體與討論、結交相關的朋友,似乎已經變成Amanda替自己補充能量的反射動作。

 <探訪元辰宮>以下將對話整理成具故事性的敘述

尤金的指令『3…2…1…』後,我就來到一個有拱形門的城牆前。拱門是金屬材質,門面還有一個個凸起來的半球物,而這城牆相當的高,即使退了幾步還是無法看見另一側有什麼建築。我推開了拱門進入城牆內,一個如廟宇般的建築出現在我眼前,前方有三個門,根據過去遊歷的經驗,我知道,這是我的元辰宮。管家在門前迎接我,尤金要我請管家帶我到處參觀,可是感覺管家有點害怕的沒有任何行動。『算了,這可是我家,我自己來!』心中喃喃唸著,一進大門就感覺到這建築物怪怪的,讓我渾身不對勁。我跟尤金表示身體感到不適,這建築物好像有一股奇怪的負面力量,阻擋著我的進入。尤金請我退一步再回到室外,感覺才比較好。『如果是這種狀態,我並不想進去!』我對尤金說。『問一下管家發生了什麼事!』尤金表示,我轉頭詢問了管家,管家面帶驚恐,好像裡面住了什麼或發生了什麼事。再度詢問管家,只見管家擺出欠揍的表情(就上看看下看看,當作沒聽到的東張西望)。尤金也感覺奇怪,因此協助我引領一股來自宇宙源頭,具有絕對淨化能力的金色之光,從空中灑落,滿滿的罩住整棟建築,並開始淨化。只見建築的外觀開始飄出屢屢黑煙,『似乎有效耶~』我有點開心的說。隨著淨化之光持續運作,原來那股阻擋我讓我不舒服的力量已經逐漸減弱,我也順利的進入了大門。

大廳裡,黑色的地板、黑色的牆壁、一切都是黑麻麻的,讓我感覺很不舒服。牆角天花板佈滿蜘蛛網、四處都是灰塵、空氣中有一種潮濕的霉味、室內光線也不足。我試著打開窗戶,讓光線可以進來、跟管家一起摘除蜘蛛網、清了清灰塵,另外,想要更改一下地板以及牆壁的顏色,卻意外的被這建築物拒絕,『這可真是一棟頑強的建築』我嘀咕著。本來想改成象牙白色,現在最多就只能是土灰色,『不過總是有改變』尤金對我建議著。好吧,土灰色就土灰色。

接著來到供桌前,桌上有一個身穿古裝的少女,上半身被一團黑色的氣團所籠罩,只看的見她厚重的裙擺。感覺的出,該少女正在向我求救,我很想幫她,卻又不知從何做起。供桌上有一顆水晶球,尤金指示我將水晶球抱出大門,讓水晶球吸收仍然在運作的淨化之光。水晶球逐漸充滿能量,絕對的力量充飽整個水晶。我將水晶球放回供桌後,水晶球便開始發威!耀眼的淨化之光開始照亮整個大廳。突然間,在現實的我突然從躺椅上彈起,全身不舒服的開始大動作的嘔吐(沒有實際吐東西出來),尤金在一旁問我發生的什麼事,我難過的無法好好回答,只能勉強的表示好像有什麼東西正要離開,我勉強克制著難過的身體,開始打坐,並彈動手指,協助將負面的能量場快速排出。好不容易一切回歸平靜,我突然有一種虛脫的感覺,覺得全身好累。這是過去從沒有的經驗!

(期間尤金一直在旁仔細觀察,除非Amanda有要求尤金協助,否則尤金不會主動提供任何幫助。一來是怕阻斷個案正在進行的自我內在調適活動,這是個案自身的功課與歷程,另一來是避免沾染個案的負面能量)

稍做休息之後(並沒有中斷催眠狀態),神奇的事情來了,原本土灰色的布置,居然全數變成象牙白色,四周明亮了起來,籠罩桌上少女的黑霧也已雲消霧散。『喔,多麼清爽的場景阿~』更好笑的是,剛剛唯唯諾諾龜縮的管家,也突然變得專業有禮,哈哈!桌上的少女終於重獲自由,但是可能是太突然,一時還沒有回神過來,滿臉仍然充滿驚恐。我將她扶下並找張子讓她稍做休息,感覺的出來少女正在回神中,也感謝我做的一切。小香,是這少女的名字,看來她仍需要多休息,我就先不打擾她了。將供桌兩旁的油燈再添添油料,調整一下亮度後,就隨管家繼續入內了。

廚房,是我們的下一站。一進門就踢到一個石磨機,有點老舊以及潮濕的感覺,上面還流出水到地面上。對於廚房的色調並不滿意,請管家將換成天藍色系,並對於灰塵以及蜘蛛網做些清理。找到了水缸(古代造型),水質並不好,猶如死水一般。我更換了乾淨的水、增加水龍頭與淨水器,讓水質變好的好些,如果水質甜美,水缸的外型也就不是那麼在意了。本來找不到米缸在哪的,沒想到藏在一塊布的下方。掀開帆布後看到了這米缸,裡面正缺著米,我換上陶瓷製的米缸,並且裝滿新鮮的米。灶爐的火候正旺著,看起來不用再添加木柴,我只請管家將備用木材的庫存補滿就好。『好怪!怎麼我廚房的器具全部都是古代造型!?』我問著尤金,尤金卻說這是正常不用在意,哈,我只是好奇ㄇㄟ~離開廚房前,我再做些最後的小調整,但是還是對於石磨機出現在廚房感到不滿意。『那就放到室外吧』尤金建議著,我想想也好,就移出去嘍。

接下來參觀我的房間,進門後是一個小走廊,右邊有一扇很大的窗戶,而左邊是牆壁,再往裡面走一點才是有著桌椅以及床的房間。這格局讓我感覺很奇怪,隨後我動手調整,把房間的格局改成圓形,讓陽光可以照到房間的每個角落。向外擴增的陽台,我選擇種些香草類的植物、一株豔麗的桃花以及一些陪襯的小花。香草的清香,可以讓我感覺平靜舒適,栽種桃花是尤金給我的建議,可以增進感情與人緣(笑^^),而各種顏色的小花,讓我感覺活潑與不寂寞。一切都調整好後,我滿意的離開了房間。(其實現實的我感覺頭有點昏,可能是剛剛釋放負面能量的後遺症)

長長走廊上的許多房間,我下一個關心的是父母的房間,在右手邊比較遠的地方。這是一個有衛浴設備的套房,剛進去的感覺,四周的家具有點舊,地上還有一個小孩子玩的搖搖馬(我小時候並沒有這個東西阿?_?)。整個房間的光線明顯不足而且空氣悶悶的,即使有稍做清理,增加窗戶讓空氣更為流通&光線更充足,仍然感覺不對勁。期間,我再次與尤金表達頭昏很累,尤金讓我先回我的房間休息。躺在自己的床上,香草清新的氣味讓我全身覺得很放鬆、陽光從窗戶灑落、窗戶外的蟲鳴鳥叫讓我感覺到愉悅,沈浸在這舒適的感覺之中。

稍做休息之後,對於父母房間的狀況感到擔憂。此時想到大廳中的水晶球,或許可以在派上用場。大廳中的小香,看起來平靜多了。借用供桌上的水晶球再度來到父母的房間,水晶球的能量開始淨化著,不消一會兒就完成了。由於我已經很熟悉了,不用尤金提示,我就已經把家具全部換成比較溫暖的白色,並在梳妝台上留了一張給父母的紙條,上面寫著我對父母的內心話(我沒有告訴尤金內容)。尤金問我想不想把父母的房間移到我的隔壁,才剛問完,本來在走廊右邊比較遠的房間,就已經移到與我相隔一間的地方。中間的房間是空的,用來與父母聊天與休閒的地方。我稍稍布置後,將這房間與父母的房間打通,而我的房間卻不想與這『交誼廳』有多一扇相連的門。或許,與父母的關係上,還有需要進步與釐清的空間吧。

我又再次的向尤金表達頭昏與疲倦,即使還沒與這次的目的,『指導靈』,談上話,我都想要休息了。尤金瞭解與尊重我的意願後,快速引導我回顧一下房間、廚房、大廳,再看一眼驚魂已定,展開笑顏的小香、在宮殿戶外感受淨化之光後,回到了現在。我覺得好累,好想躺一下,尤金讓我靠在躺椅上,做了簡單的休息與催眠情境回饋後,結束了今天的旅程。


[催眠課程] 主題式催眠引導三日基礎班
 

[每月活動] 前世回溯與探訪元辰宮


 


, , , , ,

EugeneF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