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生就對歌仔戲入迷的Jean,透過前世回溯,看到她是一代團長,率領著團員,在一生窮於歌仔戲的推廣與表演,樂此不疲,即使終生未娶也沒有遺憾。以下是Jean的經歷。

年輕的Jean,擔任韻律班的舞蹈老師。工作認真的態度讓Jean在自身領域成長迅速,也經常參與一些相關領域的學習,不藏私的互相交流與同儕相較之下,更顯的Jean的努力與優異的資質。Jean有一個與眾不同之處,就是天生歌仔戲迷,平常可以看歌仔戲看的入迷,會針對表演者的動作以及故事情節細心研究也觀察入微。這獨特的興趣讓尤金感到有趣,這年輕世代的人居然對歌仔戲愛不釋手。瞭解到Jean這次來訪的目的後,尤金隨即滿足Jean的期待。

<尋找日本藝妓>(將對話整理成具故事性的描述)

由一扇如中國古代的紅色門,進入一個充滿霧的區域,手中的搧子協助我將周圍的霧氣吹散。我身處在一處山邊,周圍有少許的樹木以及雜草。我向山下望去,似乎有些黑點在晃動著,不是很清楚。我找到了下山的路,是一條很長很長的樓梯,盡頭是一處平台,有許多攤販在流動,看起來很熱鬧。路旁,有一個感覺熟悉的老阿嬤,讓我想要去靠近她。我發現我不太能講話(發不出聲音來),只能由紙上的文字與老阿嬤溝通。阿嬤指向一個地方,並在紙上寫下一個字,似乎在提示我,要我鼓起勇氣去她所指的地方找答案。隨著阿嬤的方向我走了過去,來到一條繁華的街道。

夜幕低垂,有如日本明治時代的街道,隨處可見種著櫻花。一名武士從我面前穿梭而過,我好奇的跟著武士的腳步來到一棟建築。屋內有一名年輕的女士,這武士是她的伴侶。女士呼喚我為她的妹妹,而我是個年紀小的小女孩。我看了姊姊一眼,姊姊是一名藝妓,今天是休假日所以待在家。看起來姊姊很關心與照顧我,但是我總覺得他是我媽媽,而不是姊姊。

不久後,戰爭爆發了,街道附近到處都是屍體,也有人騎著馬在跑,而我一個人在街道上大哭。一名不認識的婦人把我抱起來,我們在一棟建築裡躲避戰爭。經歷一段兵荒馬亂後,戰爭終於停止了。四周的榮景不在,取而代之的是窮困與殘破。急促的敲門聲在門邊響起,開門一看,原來是我的姊姊來找我了(或許她有不得已的苦衷,才自稱姊姊,但我知道,她就是我的媽媽),姊姊與婦人交談後,對我表示她因為工作關係,不得已要離開這邊,她會常常來看我,並會帶給我們生活上所需要的物資。我很想跟姊姊一起離開,可是我知道,即使我一起去了,姊姊也沒法抽身照顧我,就跟以前一樣。我含著淚水目送著姊姊離開。

時間快速的流動,等我再有意識的時候,我已經18歲了,居住環境及周圍街道所見之處依然一片蕭條,看來戰爭的影響很大。但說也奇怪,照顧我的阿姨穿著打扮相當樸實檢約,而我卻穿著花麗,這明顯的對比,讓我感到似乎身處在兩個世界,可是,過去幾年我的確在這裡生活,怎麼會有如此大的差異!?與阿姨交談後的我,開始浮現了一些記憶(別怪我健忘,因為我是過來的:P)。自從與阿姨一起生活之後,大家都對我很好,總覺得對我有什麼虧欠的好,姊姊也經常送東西來給我們,可是阿姨自己省吃儉用,卻把最好的用在我身上,感覺對我相當寵愛(說到這裡,現實的我眼眶開始泛紅)。我知道我讓她們很辛苦,但是有一種感覺,似乎我有一個隱藏的身分?阿姨面對我這問題,總是躲躲閃閃,門口進來一個農夫穿著打扮的男人,也面有難色的不願多說。我感覺到怪異,心想,我已經成年了,應有權力知道一些事,去城鎮裡找姊姊問答案。

收拾行李後,來到姊姊住的城市。一片繁華的景象,跟我居住的小村莊完全不成對比。街道上的小酒館,充滿了聊天飲酒的人們,不遠處有一棟紅色的建築,是我姊姊的所在地。姊姊見到我相當開心,邀請我到她的房間去。東聊西扯噓寒問暖後,對於我一樣的問題,仍然是沒有什麼回應。姊姊僅告訴我,我已經長大了,可以過自己的生活,對於人生的種種,自己去經歷才是最踏實的,要去學習自己如何選擇過怎麼樣的日子。這番話對我來說有所領悟,突然間一片昏暗,我又回來了原始的走廊,我在這個時代需要探索的目的已經結束,往下一個門前進

Jean在這時代的探索,主要的收穫在於讓她真心知道知道,她曾經是被愛的、被寵的、被如此的細心呵護。對照現實上,Jean經常如大姊一般的照顧家人朋友,任勞任怨的付出,處理周遭大小事項。總是不知為什麼自己要這麼賣力的Jean在此次歷程裡,終於寬心了,也瞭解到宇宙能量交替的道理(好啦,是尤金不喜歡說因果,就用能量交替來取代P)。在這個時代對她好的人,Jean都於現在予以回報。 

<歌仔戲團團長>

走廊上一個拱型的門,通向新的世界。出口是一個廟宇,我一出來就突然歌子戲小生上身,因為我就站在舞台上,台下有稀稀落落的觀眾正在看我演出。我是歌仔戲團的團長,年約30多歲,平日擔任小生的角色。其實,我的生活有些平淡,團員也不多,且來來去去的,對於一心想要發揚歌仔戲精神與精髓的我來說,經常鬱鬱寡歡不得志。我的問題在哪裡,我也不知道,我是一個認真的人,很多動作、流程、細節,我都要求完美,因為我知道,我要給觀眾最好的。但是我身邊的人卻不是很支持我,經常聽不懂我的要求,他們自滿的演出,對我來說卻只是及格邊緣。

就這樣刻苦的一場又一場的演出,我有點窮途末路不知所措。一天夜裡,我遇到了一個看戲的老人,我認得出來,我在這城鎮里,他經常的出現在我的周圍。我禮貌性的與他寒暄幾句,並請老人給我一些建議。老伯短短的幾句話,卻讓我產生很大的迴響。『年輕人,你雖然很認真,天份也很好,但老人家一句話建議你,不要這麼自恃甚高,總任無自己就是對的,其他人的意見都不是你的標準,放低身段、聽一聽別人的想法、以及他們能力所及之處,你可以做的比現在更好』。那一夜,我徹底失眠了,反覆推敲老人的話語,『我可以做得更好!?』我改變了,不再強硬的堅持我的看法,讓我的團員可有發揮的空間,也經常與團員們討論開如何精進,聽取大家的意見。我的團員越來越多,大家越來越團結,相對之下,生活也開始充滿了樂趣,一場又一場精彩叫好的演出陸續推出。

『我滿足了!』在我臨終前三分鐘,我對我的一生作了回顧,面對前來探視的團員,我留著累說了最後的遺言『早到如今,大家功不可沒,要繼續維持這個精神發揚下去』。語畢,我的靈魂逐漸開脫離身體。在那一剎那,一生的回顧如滾滾洪水般捲來,『我一生的驕傲是是堅持自己的理念與態度,最終也讓團員們認同』、『一生的遺憾,是沒有老伴、也不遺憾,是我有一群如家人般的伙伴』、『轟動觀眾最精彩的一場演出,是我脫離習慣性的小生角色,第一次嘗試男辦女裝,我用我的努力練習克服了恐懼,只要付出,就一定可以做到,即使不是著麼熟悉的事』。隨著靈魂的脫離,我被一束牽引的白光,引導回到現在。

Jean在這個回溯裡,終於明白了自己愛看歌仔戲的原因,如尤金之前分享的『龐貝城與建築師』般,有著相同的背景。看到了自己虛心的接受老人的建議,並做了改變,對應現實中,Jean在自己領域相當精進,面對同業,Jean有著相當的優越感,也是因為Jean分享自己的技術而獲得認同之故。Jean在回溯的歷程裡,發現了她已經做完的功課『虛心受教、改變態度』,因此在現在的人生裡,對於本業有著唯美追求的Jean,也不會受到排斥或否定了。


 


[催眠課程] 主題式催眠引導三日基礎班
 
  

[每月活動] 前世回溯與探訪元辰宮

, , , , ,

EugeneF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