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我,突然眼眶泛紅的流淚,為內在體驗到的能量,感到無比的激動與不捨~ 』

有個過去向她學習的身心靈老師,這陣子一直在找我麻煩與毀謗我,到現在還是不肯放手的在進行式中。心中忿忿不平的我,自己找了一些道具,做了一個心靈探索練習。

images  

這練習我曾經在勞工大學帶領人際關係工作坊時使用(其實就是NLP中的三位人稱)。中間有一個角色扮演『被害者、加害者、旁觀者』的練習,讓大家站在『被害者』,之後跳脫到『加害者』與『旁觀者』的位置來看最近讓自己情緒激動的事件。

images (2)

當我從『被害者』的事件體驗,轉換到『加害者』的位置時,心頭突然糾結與刺痛,感受到一股強大的負面能量,整個人充滿不安全與矛盾感,能量快速的被消耗掉。這讓我呼吸急促,並想趕快逃離這角色。

 images (4)

我不敢再去深入探索了,連三分鐘一輪的時間都待不住,我就迅速的離開了那個坐墊,趕緊逃離這能量狀態。此時心中產生了悲天憫人的胸懷,真的覺得這老師好可憐、好孤單、拼命要去強奪些連自己都不知道的什麼......

表面上看起來有很多人支持她,可是都是她用各種方法『控制』而來的(如:怕遭遇跟我一樣的狀況、為了還想獲得什麼學習上的好處仍有經濟合作而暫時忍氣吞聲、根本搞不清楚狀況的被一面的說詞給催眠了......)。真的從心支持她的,有嗎?或許,連她自己內在的自己都不見認同。難怪有那麼多的不安全感、孤獨感、對於認同的渴望感,與因此而產生的言行矛盾......   

images (6)

此時,我流淚了,我感受到一些這個位置所出現的內在能量~ 是多麼的...令人感傷與不捨~ 恢復心情後,帶著心跳的感覺,繼續再回到這個練習。從『加害者』移動到『旁觀者』的位置時,感受到周圍的人『看戲與走避』的能量,遠大於『選邊站』的能量,看看這兩個人你來我往雙輸的能量撞擊,看著充滿矛盾言行舉止。也真的是旁觀者清,沒有人想要惹麻煩。

images (3)

再度回來『受害者』的位置後,對於事件看法做了些改變,心中開始充滿感謝與不捨,畢竟是位指導過我的老師,連這能量感應的能力,也是她親自指導而來,真的......捨不得她現在這內在猙獰的樣子。

就像這位老師自己所言,『人們要對自己的樣子與選擇負責,沒有其他人應該為自己負責』『對於不懂的尊重別人的人,我們只能用祝福來尊重她對於自己的選擇』。

對於這位老師,我只能說『我愛你、對不起、請原諒我、謝謝妳』並且,深刻的祝福妳!妳,辛苦了!

images (5)  


後記:

傳統零極限夏威夷療法是:『對不起、請原諒我謝謝妳、我愛你』是將『是非』分開,感覺是一種懺悔到醒悟的過程,『我愛你、對不起、請原諒我謝謝妳』,由出發,感謝結尾。中間包容『對不起 與 原諒』。這是我字面上的解釋,而我並沒看過零極限。


本文原來在我的FB上,因為與心靈探索有關,思考後整理到部落格,與大家共享~

圖片 1  

, , , , , , , , , , ,

EugeneF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